郑州晓云配音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语配音 >

打工仔疑因医院延误治疗致右手遭截肢(图)

时间:2012-09-08 20:5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做过右手截肢手术的惠艳军 记者常辉实习生李鹏云文图 2009年10月初的一天,一位老农向《大河健康报》编辑部的监督热线哭诉:他的儿子在长垣县打工,遭遇工伤,右手被切断,当地医院介绍他们到郑州“中泰脑科医院”就诊,该院名为脑科,却招徕手外科的患者,可
做过右手截肢手术的惠艳军

  记者常辉实习生李鹏云文图 2009年10月初的一天,一位老农向《大河健康报》编辑部的监督热线哭诉:他的儿子在长垣县打工,遭遇工伤,右手被切断,当地医院介绍他们到郑州“中泰脑科医院”就诊,该院名为脑科,却招徕手外科的患者,可是,医术不高,致使他儿子的手术失败。老人在电话里反复说:“花6万元,没接上,我就是想要个说法儿。”

  切钢板的刀切断手腕

  打电话的老农姓惠,目前他儿子已从“中泰脑科医院”转到解放军153医院,记者在这里见到了惠老先生和他刚刚做完截肢手术的儿子,了解到事情的详细经过。

  手外伤患者惠艳军,26岁,封丘县人,在长垣县一家工厂打工。今年9月1号值夜班的时候,被工友无意间开启的切钢板的切刀切断了右手。

  “当时还连着点儿皮,有个一二十分钟吧,就去医院了。”惠艳军带着断手及时来到长垣县中医院,值班的医生看了看,就告诉他:“这儿没法儿接,得送郑州。”

  接着,值班医生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叫了救护车。还没到郑州,就有医院的车来接,来到了这所“中泰脑科医院”(打出的收费单据上显示的是:中原创伤手外科医院),早上八点多钟就进了手术室,从断手到进手术室不过三个多小时,手术共用了四个小时左右。

  术后14天,右手变黑

  术后第六天,值班护士来看的时候,说手“出了点问题”,惠艳军一家人有点担心。

  第二天早上上班后,惠艳军的主治大夫崔文林给他进行了第二次手术,7天后,惠艳军的姐姐先发现了问题,跟弟弟说:“你看你的手,都有味儿了,都招蝇子了。”惠艳军这才发现,拇指指尖已经干了,其他几个指头也开始变得乌黑。

  这可吓坏了全家人,赶快告诉了主治大夫,医生立即采取了放血措施。“每天不定时,护士来个两三次,每次割开个口儿,放三四分钟血。”惠艳军说。可两三天后,丝毫不见好转。

  心急如焚的惠老先生找医院的王院长,哭着求他,希望有专家来帮儿子看看,随后,有两名专家给惠艳军进行了会诊,两位专家看后摇了摇头,会诊后,在他的右腕处做了个切口,两天后,仍不见好转。惠家人向医院提出“转院治疗”的要求,遭到院方拒绝。

  “跟崔医生一个班儿的一个医生找到我,让我签字,我就签了转院治疗,谁知道他说,这样写不行,把我写的撕了,说你得写‘自愿出院,后果自负’才行。”惠老先生回忆起这件事情至今还非常愤怒,“那我也没有啥办法啊,我一个农村人,能咋弄,那就按他说的写呗,我就想着只要能赶快换个医院保住俺儿的手,咋都中。”

  无法修复,只有截肢

  转院到解放军153医院后,医生的诊断说明为:“右手部肿胀,各指血运差,颜色暗,拇指远端干瘪,食指与中指间有侧切口。急在臂丛麻醉下行右上肢血管危象探查术。术中见吻合动静脉均严重栓塞,无法修复。”

  惠老先生这才知道,儿子的这只手是保不住了,坏就坏在“中泰脑科医院”(又叫中原创伤手外科医院)。

  记者了解到,手术情况如何,已经或可能出现什么问题,医生从未给病人家属做任何说明,主治大夫崔文林只在第二次手术后家属问的时候才说过一句“看他的造化了”,其他关于手术的危险性、术后康复情况、成功几率等都没有做过任何解释。

  “啥都不说,就是通知我在手术告知书上签字。要求转院的时候,王院长还劝俺,转啥转,过两天就好了。到了153医院这儿,俺才知道,那时候手都干了黑了,咋个好法儿?”惠老先生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153医院显微外科的主任就是当初到中泰脑科医院给惠艳军会诊的专家之一,他还记得这个病例,检查时他给家属说:“第二次手术后7天会诊时,还有两三个(指头)成活的,现在没法儿了。”并告诉家属,等待康复后做义肢,也就是安装假手。

  发稿前,记者来到位于郑州市西环路果品批发市场对面的“中泰脑科医院”。院长王福建接待了记者,他表示对情况很了解,手术时他也在现场。

  王院长解释说:“如果血管没接好,术后一个小时就能发现,像他这种情况,正常的话术后三五天就没问题了,可是他这个人很稀奇,术后到第七天颜色都很好,第八天才突然发现回流不好,手发紫。”按他的描述,病人出院时,无名指和小拇指还是红鲜鲜的,食指和中指有点儿发紫,大拇指有一点儿溃烂,但没多大问题。他认为,回流不好放放血就好了,根本不需要截肢,病人坚持要出院,他对此表示很遗憾。

  采访中,王院长表示,如果病人不出院,就算回流不好,用活血药,放放血,手和手指都能保住。他自称,他们这几年都没有失败过。当记者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会出现惠艳军这个‘例外’?”王院长说:“这我不知道。”

  针对王院长的说法,惠老先生说:“不是那样的,出院的时候我儿子的手全黑了。”并传给记者一张当时用手机拍下来的照片,可以看到五指发黑。

  老人还告诉记者,儿子从这家医院转到153医院,中间只有两个小时,就得到了153医院“无法修复”的诊断,并在诊断后两小时,进行了右手腕部截肢。

  疏于监测术后问题没有得到及时处理

  在“中泰脑科医院”大门右边的地方和四楼手外科病房外,都写着“完成断指(趾)再造8000例,成活率98.6%,达到国内外先进水平”的宣传语。那么,惠艳军的手术是属于98.6%之外的“意外”了?院方有责任吗?

  随后,记者以“断指后的规范治疗”为题采访了郑大一附院外科某资深专家。这位专家称断指再造成功率在他们医院“能达到98%,重庆配音比赛,根据不同情况,至少在95%以上。”像惠艳军这种切断伤,由于断口齐、血管损伤少,组织损伤范围小,成功率会更高一些。

  专家还告诉我们,接血管,是断指再植中最关键的环节,也是对技术要求最高的环节。因此,接血管,以及术后对血运的观察、监测都是非常重要的。他在讲到规范的流程时告诉我们:“一般手术台上就能判断接通了没有。判断的方法有放血试验,也就是松开止血带,或者用夹子夹在手指两端,看看有没有即时通血,以及观察手指的红润程度,按压手指后看看红不红,然后测试再植手指的温度和张力。”

  后来,记者在求证这一点时,手术中意识清醒的惠艳军回忆说,手术中没有做这类检查,医生只说,稍等一会儿出去,观察观察。

  那么,第一次手术7天后出现的“问题”又是什么呢?专家告诉记者,再植后血管没有植好就会导致出现血栓,一般应对的方法是用抗凝血剂,保证一定的温度,以及及时观察。“血栓出现快的几个小时,慢的七八天也有可能。”他又提到,术后的观察和监测非常重要,“术后要每半个小时观察一下血运情况,发现问题要及时处理。”他所说的“及时处理”,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内”,而惠艳军告诉记者,护士每天大概来看个三四次。从第六天晚上八点多第一次说“情况不太好”开始,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查房时才告诉他的主治大夫,随后才进行了第二次手术,其间,已经过了12个多小时。

  王福建矢口否认“监护不够”:“我们的护士24小时不停,都在那儿坐着看着呢,那还能咋看?”并告诉我们,如果当时发现问题他们就及时处理了。

  那么,为什么当晚发现问题,第二天才手术?他认为,这是医院自己的事,与媒体没有关系,与病人也没有关系。

  记者追问:“您的意思是当晚发现问题还不需要及时处理,没那么严重?”

  他说:“对,还需要再观察观察。”

  渠道营销手外科背后的利益黑手

  记者在找“中泰脑科医院”的时候就有一个疑问:这个连郑州人都很少知道的医院,为什么远在长垣县的伤者会找来呢?

  很巧的是,记者在“中泰脑科医院”四楼手外科走访的时候,又遇到一个长垣县转院来的伤者,他的手是在打红薯的时候被机器撕拉掉了,他的家属在跟记者闲谈时提到,他们也是从当地一家医院转来的,说这儿看得好。走出“中泰脑科医院”的时候,记者还听到医院门口晒太阳的病友在聊天,说:“长垣来这儿看病的还真不少嘞。”

  “俺根本都不知道这个医院啊。”对于记者的疑问,惠老先生说,医院是长垣当地医院的值班医生联系的。

  “当时很着急,跟着他们就来了,俺也不懂,他们说去哪儿就去哪儿呗,想着肯定是好医院大医院。”事情发生以后,惠老先生才恍然大悟,“俺那儿的赤脚医生(村医)给俺说,郑州一些不知名的医院跟俺们那儿医院的医生都有经济来往,介绍一个病人给30%的回扣。”

  随后,“经济来往”这个词得到了一位业内人士的证实。他告诉记者,一般这种医院都是走的渠道营销,跟下面的医院都有经济来往,靠下面的医院给他们送病人,所以名气不大,病人却不少。回扣一般是每个病人总费用的30%~35%。

  为了证实这种说法,记者联系到一位在鹤壁郊县开诊所的医生,他告诉记者,他们那里也有这样的“渠道”,往上一级医院送病人都有提成,有的是按次数,一个普通病人提50元,一个产妇提100元,所以就有当地诊所的医护人员,到处打听谁怀孕了,“天天追在人家屁股后面,说我给你推荐个医院吧,到时候我还包给您送去。”他说。

  那位业内人士还告诉记者,也因此,这些医院的费用比较高,让你能多住尽量多住,也就是把提给那边医院的钱让患者拿出来。记者从惠艳军在“中泰脑科医院”的一日清单里就找到了四种抗生素的名字。

  记者就此询问郑大一附院专家时,他告诉记者:“这应该不是一天的用药吧。”他指着前两种药物说,这两种功效不同,有时候会联合应用,又指着后两种说,这两个也一样,但“应该不会这四种药同时用”。

  他还说:“微创手术后用抗生素是必要的,一般用一种,根据情况两种联合用的也有,但更多的就用不着了。”记者了解到,这只最终坏死的右手,共花去了医疗费6万元左右。

  惠艳军的老父亲告诉记者,“俺儿子转到153医院的那一天,有个病人也是手轧断了,用塑料袋提着断手来了,只半个月,接好了,人家都回去了,可我们已经来郑州两个多月了,手也没了,钱也没了。”说着,眼泪又下来了。

  渠道营销这只黑手,不知还会让多少家庭遭遇不幸。 来源:大河健康报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