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晓云配音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配音基础 >

校长称少先队城管学校事件系恶意炒作

时间:2012-09-09 02:2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上虞市少先队城管学校成立仪式上,小城管队员在宣誓。图片来源:上虞市华维文澜小学校园网 上虞市少先队城管学校"成立仪式上的小城管队员。图片来源:上虞市华维文澜小学校园网 小小城管队员们与城管叔叔们一起在街头执法。图片来源:上虞市华维文澜小学校园网
  上虞市少先队城管学校成立仪式上,小城管队员在宣誓。图片来源:上虞市华维文澜小学校园网
上虞市少先队城管学校"成立仪式上的小城管队员。图片来源:上虞市华维文澜小学校园网
小小城管队员们与城管叔叔们一起在街头执法。图片来源:上虞市华维文澜小学校园网
小小城管队员在街头执法。图片来源:上虞市华维文澜小学校园网

  “浙江上虞市一所小学成立少先队城管学校”——一则两年前的发生事情被贴在网络论坛上,引来一场舆论风暴,也引起了高层关注,团中央领导要求上报调查情况。

  浙江上虞“少年城管”事件追踪

  本报记者 孔令泉 发自浙江上虞

  在明确不接受记者采访后一刻钟,李正火突然改变了主意,要见《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

  “这完全是恶意炒作!这是违反中宣部规定的,是要受到处理的。”12月14日下午,这位浙江上虞市华维文澜小学的校长气愤地在办公室里给记者找材料。

  半个月前,网上舆论风暴令文澜小学一夜成名。有人把两年前这所学校成立“少先队城管学校”的事情搬到网上,身穿城管制服的小学生在街头活动的多张照片引来网上一片口水。

  在接受中央一家主流媒体的采访后,李正火郁闷的心情被引爆——出来的报道并不是他所期望的。半个月来,李正火对接踵而至的媒体来访颇为烦恼。

  舆论引起中央高层的关注。上虞团市委证实,团中央领导要求将此事件的调查情况迅速上报。

  一则旧闻引爆网媒

  上虞团市委汇集的信息表明,这场舆论风暴的源头来自网上的一个《从娃娃抓起?浙江居然有个少先队城管学校》的帖子。

  发布在11月26日天涯社区、爱卡社区上的这个帖子,实则是文澜小学两年前发生的事情。

  这则旧闻取自文澜小学校网上刊登的2007年12月24日成立上虞市少先队城管学校的信息。帖子的内容复制了信息的全文及成立仪式上的照片。    

  发帖者取了个这样的标题和粘贴了多张抢眼的照片。

  之后,一篇《网帖曝浙江上虞创建少先队城管学校》的新闻报道出现在红网,随之被各大网媒转载。

  这篇报道称:两年前上虞市成立了一间“少先队城管学校”,小学生穿着统一的城管制服,煞有介事地宣誓“我们是小小城管员,身着威严的制服,胸怀城管的热情,走上街头……”

  报道由“上虞市少先队城管学校成立仪式剪影”的照片中发现了问题——有数名穿着裙子、光着膀子的小学生正在台上跳舞,而颁奖仪式上的各位领导则都穿着冬装,网友认为这样做有虐待孩子的嫌疑。

  报道称:“成立仪式之后,小小城管员们又来到了百官解放路步行街,和在步行街上进行城管执法的叔叔阿姨们一起工作,劝阻行人的一些不文明行为……”从照片上看,几十名小学生穿着配有“少年城管”贴标的城管制服,扛着旗子,跟着城管人员走在被淋湿的街头“一起执法”。

  在这篇报道中,网友认为城管从娃娃抓起实则是作秀,专家称小学生体验可以,但不能直接参与执法,穿城管制服不妥。

  该报道引来网上一片口水,有网友称虽说是旧账,但现在翻出来也挺应景,数张照片连续看下来,越看越触目惊心。一些网友惊呼:“少年城管是在培养少年打手”,疾呼叫停上虞“少年城管”。

  中央一家主流媒体采访了李正火之后,在报道中也对上虞少先队城管学校提出质疑。

  “写报道的记者没有来上虞,更没来学校,只是电话采访,他们根本不清楚少先队城管学校是怎么回事?”李正火很生气。

  副市长为名誉校长

  “上虞少先队城管学校文澜小学不是第一家,以前设在上虞另一家小学。上虞市城市执法局2007年1月成立后,经团市委推荐,团市委、市少工委和上虞市城市执法局在文澜小学成立了少先队城管学校,作为实践基地。”上虞市城市执法局办公室主任陈飞军说。

  资料显示,此前,全国已经有一些地方成立少年城管学校,湖南长沙的城管学校还受到了国家教育部的肯定。

  上虞市团市委副书记孙丹青说,之所以选择文澜小学,是因为文澜小学少先队组织工作一直搞得不错,团市委更看重的是李正火在学校倡导的“无墙课堂”教育。

  据校方提供的资料,做了29年少年队辅导员工作的李正火,是全国少先队技能技巧能手,由他组织指导的多项少先队主题活动曾多次获全国大奖。

  文澜小学少先队城管学校成立仪式搞得很隆重。上虞市副市长郑建庆在仪式上表示,城市管理从小抓起,要通过“少先队城管学校”这一载体,使学校成为教育的平台、宣传的载体、执法的阵地。郑亲手将“上虞市少先队城管学校”的牌匾授予上虞市城管局局长,并将“上虞市少先队城管学校综合实践基地”的牌匾授予李正火。上虞市少年城管学校委员会也同时成立,郑建庆为名誉校长。

  至今,这两个牌匾与该校获得的各项奖牌一起醒目地挂在学校大门内侧的墙上。

  成立仪式后,城管学校并没有相关活动举行,“真正穿制服和城管执法人员一起活动的只有这一次,去年有一次我们派人给学生现场讲解城市建设,今年只在学校搞过一次军训,但学生是穿校服。”陈飞军说。

  陈飞军说,上虞市城管执法环境并不好,近3年有80多起暴力抗法事件,今年就有两起用菜刀暴力抗法和咬伤城管人员的事情。

  在成立仪式上,城市执法局共制作了36套城管小制服,这种酷似警察制服的城管制服让小学生们穿上很兴奋。

  陈飞军说,小城管制服的经费由市财政开支。

  12月14日下午,《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随便走进文澜小学的一个四年级班级教室,询问有没有人参加城管学校,整个班级无人表示参加过,但一些学生说知道城管学校。

  李正火给《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推荐了六年级学生泽泽和小雪。泽泽告诉记者,她是四年级时参加过城管学校,与城管人员搞活动很少,活动的内容她记不清了。而当了班长的小雪说,她是五年级时进文澜小学的,但至今未参加过城管学校,几个星期前,学校大队辅导员对她说,以后有机会在全校正式加入城管学校。

  但在李正火看来,城管学校只是该校“无墙课堂”中的一个载体,不能从狭义的城管概念来理解。“无墙课堂”是多元开放的教育理念,实现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课程与生活、师与生、家与校、传统与现代等教育教学因素的完美融合。

  李正火认为,让学生了解城市建设和发展,感受城市文明,使学生争做文明学生、争做良好小市民,争做文明家庭,这都是城管学校活动的内容。

  六年级学生小雪说,她现在能做到不随地吐痰和乱扔垃圾。一次她与妈妈去步行街看到有几个男青年乱扔垃圾,她把垃圾捡起后扔进垃圾箱,并劝说他们不要再乱扔垃圾。

  文澜小学一位教师说,城管学校就是通过小手拉大手,来营造一个良好的城市管理环境,而不是要学生参与城管执法,不一定要借助城管制服,也不是狭隘的城管意识,是培养学生小主人、小公民的意识。

  但少先队城管学校并没有在当地推广,上虞市教育体育局办公室负责人表示:“与城管一起容易造成非议,但我们是支持的,对城管学校的推广问题,我们认为各学校有自己特色,根据学校实际开展社会实践活动。”

  网曝事件起因的多种说法

  据孙丹青介绍,2002年2月,中宣部、全国妇联、共青团中央、教育部、环保总局、广电总局等联合启动“中国小公民道德建设计划”,之后全国各地都在寻找相应的载体,陆续出现小军校、小警校、消防学校以及城管学校。

  就在网曝上虞少先队城管学校的第二天,江苏泰州成立了首家少年城管学校。李正火称,至今全国不少于2000家少年城管学校。

  但为何网络独独青睐上虞成立少先队城管学校这个旧闻呢?为何有这么大的反应?孙丹青说,她也觉得很奇怪。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在上虞调查时,有一种较普遍的说法,是有人别有用心,而且来自当地。

  上虞有30多所小学,文澜小学是其中两家民办小学之一。据称学校之间生源竞争激烈。李正火称,文澜小学从2005年办学以来,由当年的300多名学生发展到1396名学生。这个收费相对较高的小学生源百分之七八十来自经商家庭。

  文澜小学是由浙江的一名政府下海官员戴文杰回家乡创办的,由其创办的浙江三维建设实业有限公司投资,之前在上虞还创办一所中学——上虞华维外国语学校。11月16日,华维外国语学校一名高三学生在寝室里自杀。当地有一种说法,称网曝上虞少先队城管学校与该自杀事件处理有关。

  但上虞市教育体育局办公室负责人否认了这种传言:两者毫无关联,也与生源竞争无关。

  文澜小学有关部门负责人却透露了另一种版本:该校前不久清理一名有师德师风问题的教师,国语配音公司,网曝事件或与此事有关。

  而在今年9月,浙江省一家主流媒体披露,文澜小学的投资方以该小学名义炒股,在“郑州煤电”的相关资料上,十大流通股东榜单中,文澜小学以持有50万股的流通股,坐上第十把交椅。而在去年9月30日,“中大股份”十大流通股股东榜单中,该小学持有126万流通股,坐上第五把交椅。

  多名相关人士指出,本来城管学校成立无可厚非,但近年来城管的负面形象不断见诸媒体,给人印象城管就是粗暴凶蛮、欺压底层百姓。让小孩子去宣传城管,帮城管做事,容易引起人们反感。特别是这样的照片,这样的“执法”场面,看后难以正面评价。

  引起了高层关注

  网曝事件在上虞当地掀起波澜。文澜小学的许多学生家长从网上看到相关报道后有的担忧,也有的不以为然。

  上虞的一名老教育工作者在自己的博客中说,以“如此炒作少先队城管学校不厚道”称这样一项正常的学校社会实践活动,经网络和媒体不怀好意地渲染和炒作,异化成了一则不折不扣的负面消息。这与其说对学生、学校不公,毋宁说是对城管的羞辱。

  孙丹青说,网上描绘学生光膀子跳舞,领导穿冬装观看的照片,是在多功能厅空调间里,这样描写、炒作是不负责任的行为。现在小学生都会上网,看到这样的报道会是什么心情?

  但当地也有不同声音,有人认为,让小学生穿城管制服上街显得不伦不类,至少市民看了不舒服,感觉有利用小孩之嫌。或许是学校和城管意识到这一点,两年来也只有这一次活动。

  当地一位业内人士指出,文澜小学的城管学校有作秀之嫌,两年来没搞什么活动,硬要与“无墙课堂”扯在一起。

  有网友质疑,这样学校的存在,是不是把政府某些执法部门引发的矛盾转移了呢?让这些可爱的孩子承担不该承担的责任。

  面对汹汹争议,李正火说,这是好事,“上了一个更大的无墙课堂”。

  网曝事件发生后,《上虞日报》以一个整版报道予以“澄清”,《浙江日报》也作了整版正面报道。

  孙丹青说,这个事件的确有值得反思的地方,涉及少先队的活动一定要想得细致和周到,一方面要真正走进社会、走进生活,另一方面要寻找一个合适的载体,如果城管是正面的形象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小军校、消防学校就没有争议呢?同时,媒体要有客观公正的报道,要有责任感。  该事件已引起中央高层关注。孙丹青说,团中央领导要求将此事件的来龙去脉调查情况迅速上报。她已把所了解的情况写成一份书面说明,上报给绍兴团市委。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