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晓云配音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配音基础 >

凶徒开车进山抢女生续:案件侦查方向曾有偏差

时间:2013-01-16 13:2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当事人 回到被掳现场,黄玉玲心有余悸。 南方农村报讯(记者李世敏 王伟正)10月13日,再次来到事发现场,广东五华县郭田镇坪上村少女黄玉玲(化名)迟迟不肯下车。她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一来到这个地方,就不禁想起10月10月被掳走的场面。一
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当事人
回到被掳现场,黄玉玲心有余悸。

  南方农村报讯(记者李世敏 王伟正)10月13日,再次来到事发现场,广东五华县郭田镇坪上村少女黄玉玲(化名)迟迟不肯下车。她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一来到这个地方,就不禁想起10月10月被掳走的场面。一句话未完,黄玉玲眼泪哗哗直流。其父黄叔荣(化名)说,女儿心理阴影久久挥之不去,现在仍不敢去上学。

  遇险

  好心带路反被掳走

  10月2日,一辆蒙住车牌的蓝色海马牌小汽车出现在郭田镇。与其擦身而过的人们没有意识到,车里的人正在蓄谋实施抢劫拐骗未成年少女犯罪。

  上午9点半左右,?南村15岁的江大妹(化名)和11岁的江小妹(化名)成为了这辆车的目标。江大妹在郭田中学上初二,当天,她正用单车载着江小妹前往大姐家。当二人行至布美村变电站附近时,蓝色海马车突然拦住了她们。车上跳下来一平头男子,叫两女孩帮他带点东西。江大妹等没有理睬,继续前行。该男子迅速挡住了二人去路,并上前抢夺放在单车篮子里的书。

  江大妹大喊“还我书”。争抢中,平头男子拉住江大妹胳膊将其强行拖进车里,并用拳头重击她的头部。江大妹顿时一阵眩晕,说不出话来。她一边挣扎,一边哭着发出“啊,啊……”的声音。受到惊吓的江小妹,在车下大哭。

  正在此时,一位邓姓村民路过现场,听到有人哭喊,便停下车问平头男子“在干什么”,男子回答说:“没什么,我女儿不听话。”江小妹马上说:“我们不是他女儿,他打人,还要我们帮他送东西。”邓姓村民一边问平头男子“送什么东西,给我看看”,一边用脚踢开蒙住的车牌,露出尾号“117”。趁着平头男子去车上拿东西,江大妹带着江小妹迅速骑车离开,并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大姐。江大妹大姐马上打电话告知其在郭田镇工作的丈夫。江大妹姐夫随后骑摩托车试图在路口拦住那辆小车,但没有成功。

  蓝色海马车里的人“失手”后并未罢休,继续在郭田镇寻找“猎物”。10点多,该车行至横塘村路段时,郭田中学初一女生江小聪(化名)进入这群人的视线。

  其时,江小聪正一个人走在放学路上。蓝色海马车里的平头男子下车,向江小聪打听如何去横塘小学,说该小学校长叫他过去开会,要求江小聪带路。江小聪没多想便坐进车里。快到横塘小学时,平头男子问江小聪“哪里有肉丸卖”,江小聪将其带到蕉州村,但当天那里没有肉丸卖,平头男子又提议去县城买。

  江小聪感觉不妙,要求下车。此时,一把刀出现在她眼前,平头男子威胁她不要随意喊叫。随后,这辆蓝色海马车一路飞奔到了东莞万江。

  10月2日晚7点,江小聪仍然没有回家。其父江勤(化名)觉得有点不对劲。正在此时,他接到了江小聪从东莞打回的电话。江小聪称,她坐同学爸爸的车到东莞拿东西。江勤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下来,并电话通知其在东莞的哥哥,英语配音,江小聪可能要去他家。

  晚上9点半,江勤再次给哥哥打电话,对方告之没有见到江小聪。江勤感觉大事不妙,赶紧回拨江小聪打过来的电话,发现是个公用电话。

  当晚12点半左右,焦急万分的江勤接到东莞一的士司机的电话,对方告诉他,江小聪被拐骗,但现在已成功逃离。江勤事后得知,女儿是趁劫匪熟睡之际悄悄溜出来的。在被拐骗过程中,江小聪记住了劫匪汽车车牌号前面几个字是“粤STW”。

  惊魂

  “再喊就杀了你”

  10月9日晚,这伙劫匪驾驶蓝色海马车再次来到郭田镇。10月10日一早,他们在通往郭田中学的路上,寻找作案目标。此时,黄玉玲正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赶往郭田中学上学。

  蓝色海马车突然加速冲到黄玉玲面前拦住了去路。紧接着,车上下来一个平头男子,拉拽黄玉玲的衣袖。黄玉玲大喊:“你拉我干什么?”话音刚落,一个染黄头发的青年跳下车来,将一把水果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喊了一声“救命”之后,黄玉玲被强行带上了车。

  开了几个小时之后,车子停了下来。两个人下车威胁哭喊不停的黄玉玲:“再喊就杀了你,这地方杀了你没人知道。”大约6小时之后,黄玉玲被带到东莞的一处住宅中。简陋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台电视机外,只有冷冷的地板。劫匪用透明胶带捆住了黄玉玲的手脚,堵住了她的嘴,将其丢在墙角。

  10月13日,黄玉玲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整整一个晚上,劫匪不给她饭吃,连厕所都不让上,听劫匪说要将她卖掉。黄玉玲发现,隔壁还关着一个跟她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后来,黄玉玲听劫匪说,两个人关在一起风险比较大。随后,她被转到另一个地点。

  此时的黄玉玲不知道,她的父母10日下午听到其可能被拐走的消息后心急如焚,马上从打工地深圳往家赶,其父黄叔荣忍不住嚎啕大哭。归家途中,因过于着急,黄叔荣还将车开翻。11日凌晨3点,夫妇俩才回到家中。

  1天后,12日凌晨1点多,黄叔荣获悉,女儿已被警察解救。

  疑问

  劫匪何以接连得手

  从10月2日江大妹二人被劫,到10月10日黄玉玲被掳走,8天之内,郭田镇连发3起少女被强抢事件。人们在恐慌之余,也对当地公安机关的破案速度提出质疑。

  江大妹一位亲属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听说横塘村一少女也于10月2日被强掳后,他意识到两起案件可能是同一伙人所为,于是他在10月3日上午到郭田派出所反映了有关情况。10月14日,郭田派出所当日值班的张姓民警对此予以否认,称直到发生第3宗案件后,他们才在调查过程中了解到江大妹曾险些被拐一事。

  江勤说,10月3日上午,他到郭田派出所报案,“我讲完女儿遭遇,民警却说‘陌生人的车,你女儿也敢乱上?不知道抢人的很多吗?”江勤回到家后,又拨打了110报警电话。“五华县公安局又把电话转回了郭田派出所。”江勤说。

  10月14日,当日接待江勤的张姓民警承认其对报警家长有不礼貌行为,“但他可能误解了我的话,我只是提醒他,以后注意点,不要让小孩乱上陌生人的车。”他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10月3日上午12点左右,他接到县公安局电话,要求尽力侦破少女被拐案。“接到报案后,我马上展开侦查,先到蕉州村监控室查看录像,结果发现监控器坏了,随后沿公路走访群众,但没有找到江小聪了解情况。”张姓民警说。

  10月6日至10日,郭田派出所黄教导员接替张姓民警值班。黄教导员说,交班时,张姓民警将少女被拐骗案情告诉了他,他也没有找当事人及其父母了解情况,而是在附近寻找嫌疑车辆。

  郭田派出所所长魏国强表示,10日前,他们主要做外围侦查工作,疏忽了对当事人的进一步询问,“如果侦查方向正确,可能早就破案了。”

  黄叔荣说:“我侄子10日上午11时左右去郭田派出所报警,对方说人失踪不到24小时,不予立案,直到下午2点,家人发现黄玉玲的书包和自行车被丢在路边,派出所才立案。”当日值班民警否认曾说过人失踪不超过24小时不立案。

  五华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10月10日下午,警方对郭田镇3宗少女被拐案件同时立案。随后,警方在走访第1、2宗案件当事人的过程中,综合邓姓村民和江小聪提供的信息,锁定作案车辆车牌号为“粤STW117”,这成为破案的关键线索。

分享到: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编辑:SN034)(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