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晓云配音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英文配音 >

女儿租房读书煤气中毒身亡 母亲索赔3年未果

时间:2013-01-16 13:1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发生煤气中毒惨剧的楼房本报记者 张 龙 摄 2009年1月3日,本市江苏路一处租赁房屋内发生一幕煤气中毒惨剧:房客一家三口,女儿死于非命,母亲深度昏迷,父亲不在现场,虽未直接受伤,但终因悲伤过度,两个月后撒手人寰。 从死神手里侥幸逃过一劫的颜女士为讨
发生煤气中毒惨剧的楼房本报记者 张 龙 摄

  2009年1月3日,本市江苏路一处租赁房屋内发生一幕煤气中毒惨剧:房客一家三口,女儿死于非命,母亲深度昏迷,父亲不在现场,虽未直接受伤,但终因悲伤过度,两个月后撒手人寰。

  从死神手里侥幸逃过一劫的颜女士为讨公道打起了官司。经过一审二审三次诉讼,法院认定被告房东徐?、张海翔应对这起煤气中毒事故负主要责任,判决赔偿原告近60万余元。没想到徐?、张海翔两人就此玩起了人间“蒸发”。3年多来,颜女士在漫漫索赔路上哭干了眼泪,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法官四处奔波迄今还在继续。

  1

  学校离家太远租下学区房

  颜女士与丈夫李先生原本住在闵行区黄桦路,膝下有个女儿名叫小燕。16岁那年,小燕考取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 一个学年下来,做父母的觉得学校离家太远,女儿上学路上太花时间,影响学业,于是琢磨着在学校附近租一套房子。 通过中介,颜女士在江苏路找到了一处37平方米的待租房屋,地段和租金还算中意。这套待租房屋房东徐?和张海翔是一对“70后”情侣。经洽谈,2009年1月2日,颜女士与房东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租期一年,月租金2000元。在按约支付了租金和保证金的第二天,颜女士与女儿一起住进刚租下的新居,李先生则往返于家和新居之间忙着搬取生活用品。当天21时许,李先生怎么也没想到,当他再次踏进新居房门时,呈现在眼前的竟然是这样惨烈的一幕:妻子与女儿双双倒地,不省人事;屋内弥漫着一股煤气味。

  2

  祸根就在要命的淋浴器

  李先生当即拨打了“110”和“120”。深度昏迷的颜女士经抢救闯过了鬼门关,可女儿小燕终因回天乏术而告不治。临床动脉血检验结果显示,小燕的碳氧血红蛋白含量为47.9%,死亡原因为一氧化碳中毒。上海大众燃气有限公司对发生事故的房屋进行燃气安全检测,房屋存在安全隐患,主要为燃气管道敷设不合理、热水器系淘汰品种、烟道出口设置在封闭走廊、热水器烟道堵塞、热水器球阀总开关漏。警方认定事故为燃烧废气中毒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女儿死亡,妻子致残,李先生因无法承受这意外的打击,竟然也一病不起。同年2月20日,因与两名房东就赔偿事宜协商不成,颜女士与李先生向徐汇法院提起诉讼。诉状上称,徐?、张海翔两被告作为涉案房屋所有人、出租人,应提供安全可靠的设施供承租人使用,现由于两被告过错造成女儿死亡,应由两被告承担赔偿责任。然而,法院立案受理后的第10天,李先生竟然也悲怆去世。因为事关继承,李先生的父母作为原告参加诉讼。与此同时,颜女士就自己的人身损害赔偿又单独起诉,向两名被告房东索赔医疗费等经济损失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

  3

  法院判决房东应担主要责任

  案件审理中,两名被告辩称,英文配音,医学检测结论与法医鉴定结论存在矛盾之处,死者的死亡原因不明。涉案房屋为2007年6月购置的二手房,被告对房内设备未作变动。被告按合同约定履行了相应义务,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针对被告的答辩,法院专门征询了相关法医,答复为,警方尸体检验结论中废气,根据一般生活常识,可得知煤气燃烧产生的废气即是一氧化碳,警方尸体检验结论与医方认定的死亡原因并无矛盾之处。法院又查明,涉案事故造成原告颜女士轻度精神障碍,日常活动能力轻度受限,已构成九级伤残。

  法院认为,作为涉案房屋的所有人、出租方,应对涉案房屋内设备的质量、安全承担连带责任,对于本案事故,被告应承担主要责任。考虑到作为成年人,原告等应知晓煤气使用的基本常识,保持使用时空气流通。酌定由两被告承担80%的连带赔偿责任。据此判决两被告赔偿三原告死亡赔偿金等各类经济损失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49万余元,赔偿原告颜女士残疾赔偿金等各类经济损失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13万余元。

  4

  规避法律挑战公平正义

  判决生效后,徐?、张海翔一直无动于衷。2010年4月12日颜女士向法院申请执行,要求两被执行人履行判决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执行过程中,徐?、张海翔屡传不到。经查询徐?、张海翔名下的银行、车辆、房产、证券等财产信息,均无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其中部分银行账户已销户,涉案的江苏路房产也被两人在诉讼期间出售,连徐?与其父亲共有的位于宛平南路的房产也被卖掉了。根据银行账户明细记录,卖房款大部分已被提现。

  为了找到人,执行法官通过社保中心查询到,徐?、张海翔社保交金单位同是一家会展服务社,好不容易找到该服务社负责人,得到的答复是,徐?、张海翔只通过该服务社加金,并不参与实际经营和工作,现在已不联系。执行法官又在浦东找到徐?的父亲,这位父亲情绪激动,称女儿是被冤枉的。一会又说已与徐?断绝了父女关系,眼下不知女儿下落。去年11月,执行法官查到徐?父母所住房屋的产权人信息上竟出现了徐?的名字,该房产新近成交,其中徐?占6%份额,交易过程中的相关文件均由徐?亲笔签名。执行法官随即登门拜访,徐父承认与徐?仍有联系,说徐?与张海翔已分手,现张海翔去向不明。

  由于迄今为止两被执行人名下没有可供执行财产,连人也没有出现,致使执行一时无从着手。而申请执行人颜女士精神几乎崩溃,后续治疗费用难以为继,生活十分困难。

分享到: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