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晓云配音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中文配音 >

女大学生下车时被两辆公交车夹死(图)

时间:2012-09-08 20:4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两公交车呈90度角相撞,18岁少女意外丧命。 新快报记者 陈昆仑 摄 本报记者 黄丽娜 实习生 陈宏宇 通讯员 江澄波 昨日下午2时许,一辆公交车在没有站牌的绿化带前违章停车落客;一名18岁的大一女生下了车;另一辆用绿化带旁空地作首发站停车场的公交车,正好
两公交车呈90度角相撞,18岁少女意外丧命。 新快报记者 陈昆仑 摄

  本报记者 黄丽娜  实习生 陈宏宇  通讯员 江澄波

  昨日下午2时许,一辆公交车在没有站牌的绿化带前违章停车落客;一名18岁的大一女生下了车;另一辆用绿化带旁空地作首发站停车场的公交车,正好在这时转头出车,准备驶上马路。

  呈90度角“狭路相逢”的两辆公交车,生生夹死了刚刚下车的18岁女大学生。

  事发时间:昨天下午2时20分

  事发地点:白云区龙洞迎龙路,广东工业大学龙洞校区大门口

  她的理想是当翻译

  昨日下午4时,医院宣布罗淇友抢救无效死亡。一直守候在急救室外的同学们掩着哭泣声,进屋子里见了罗淇友最后一面。一位同学在医生的允许下,轻轻的合住了她的双眼。

  死者罗淇友1991年12月26日生,到昨天意外发生时,她只是一名18岁、刚到广州读大一的少女。罗家有三个女儿,罗淇友最小,但却最得亲友宠爱。“淇友性格文静,三姐妹里她的成绩最好,英文成绩特别好。她的理想是当一名翻译,所以读了英语专业。”由于受校方的阻拦,在医院的同学没有人愿意更多地谈及罗淇友。

  一个女生告诉记者,因为大家都是大一新生,在一起上课没多久,罗又不是班里的干部,所以对她还没有什么印象。

  据记者了解,罗淇友昨日下午出校是为了购买御寒物品。与其一同出门的还有一位女生。罗出事后,女生一路痛哭一路陪伴到了医院。

  两公交车90°狭路相逢 女大学生刚下车被夹死

  记者昨日赶到现场时,女大学生已经被龙洞医院的急救车送院抢救。现场只见一辆39路公交车停靠在路面上,与迎龙路呈顺行方向,车身正下方是人行横道;一辆28路车与39路车呈近90度角停放。

  在28路车的左车头上,有一摊血迹,左前方后视镜被撞断了。车头下方的斑马线上,有更多血迹,还有一半被撞断的眼镜和一堆挡风玻璃的碎片。有路人用报纸把血迹盖住了,怕风大,还在上面压了几块石头。

  据目击者称,是两辆公交车错车时把一名女学生夹到了。出事女生的女同学后来哭着随急救车到医院了。

  在龙洞医院,记者见到了伤者———广东金融学院一年级新生罗淇友的叔叔。他说,罗淇友是准备和同学去龙洞步行街买棉被,刚从39路车下车,就被拐出站的28路车撞了。由于罗淇友的伤势特别严重,他已通知了罗淇友在深圳打工的父母尽快赶来。

  罗淇友就读的广东金融学院,有七八位老师、领导和十几名同学在医院守候,但校方拒绝透露任何消息,也禁止学生与记者交谈:“我们现在要考虑怎么接待罗淇友的家长,没心情谈。”

  据龙洞医院参与现场抢救的段院长介绍,他是接到现场出诊医生的电话后,第二批赶到的。赶到时罗淇友的呼吸、心跳都已经停止了,瞳孔开始扩散。“最严重的伤在头,头部被挤扁了,耳、鼻、口腔大量出血。”经过两轮现场抢救,医生初步认定罗淇友生存机会不大。但是为了尽最后的努力,医院还是将罗淇友拉回了急诊室做最后的努力。但因伤势过重,终于没能留住这名花季女大学生的生命。

  为贪方便 汽车乘客另辟“公交站”?

  事发的地点虽不是一个真正的十字路口,但却是龙洞最繁华、复杂的交通咽喉。

  广工的校门距离迎龙路有30多米,门前形成了一个小空场。校门正对面、隔着迎龙路就是龙洞最繁华的商业步行街。在校门左侧靠近迎龙路,有一块小半月形状的绿化带,大部分都被蓝色的铁皮围蔽住了,里面正在施工,只让出了最靠近广工校门的一小块绿化带———面积不足两平方米。这里竖了个红绿灯柱,同时有条斑马线。

  就是这不足两平方米的、未被围蔽的绿化带,却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没有竖立公交站牌的公交车站。途经这里的28路、39路公交车,都在此停站、上落乘客。附近某大学的一位女生告诉记者,28路车的短线车从施工后,就拿紧靠绿化带的、广工大门前的小空场作为始发站。

  记者发现,之所以这里会有一个小半月形的绿化带,是因为这里曾是一个港湾式的公交站场。广工校门左侧围墙与绿化带之间的位置就是港湾站场,这里还竖立着一个水泥建的几十平方米的公交候车站。整个站被用毛竹架挡着。在站头,记者还看到了一块站牌,上面清楚地写着:28路迎龙路总站。站台后面有很多小店,但是店主们都记不清这个站是什么时候被废弃的,又是什么时候挪到了小空场去发车。

  奇怪的是,罗淇友喋血的“绿化带公车站”并无站台,大家只是贪方便,习惯了在这里等车,司机也习惯了在这里停车。而在这个违章站台前50米,才是正规有站台、站牌的迎龙站。

  一位在此候车的学生告诉记者:“大家都是在这里,下车就是斑马线,对面就是步行街,方便。”

  停车上下客无疑是违章,但28路将小空场作为首发停车场,是不是因为施工而采取的临时措施?是否获批?对此公交公司暂未回应。

  回访事故现场

  公交车依旧违规 在空地停车上客

  昨晚8时多,记者结束了学校的采访后,又返回了罗淇友出事的地点。覆盖她血迹的报纸依然被石块压住,堆放在斑马线上。在浓浓的夜色中,已看不到鲜红的血迹,过往的路人也只会好奇地绕过去,无人知道一个花季少女刚刚在这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令记者唏嘘的是,在记者停留的20来分钟里,事发处那个根本没有竖立公交车站牌的“绿化带站台”上,依旧站满了等候28路、39路公交车的年轻学生们。他们或独行、或说笑,没人意识到危险就近在眼前。

  在20来分钟里,有三趟28路、39路公交车没有违规在“绿化带站台”停靠,而是停在了前方50多米、有公交站亭的站台前。很多在“绿化带站台”候车的人,一边咒骂着司机“干嘛不停车”,一边冲下“绿化带站台”的台阶,在机动车道上尾随着公交车奔跑。

  在20来分钟里,还是有一辆28、一辆39路公交车违规在“绿化带站台”停靠、上下乘客。而罗淇友的血痕,就近在咫尺。

  伤离别

  晚上7时20分,死者父母从深圳驱车赶到龙洞医院。之前罗淇友的叔叔一直瞒着实情,只在电话里催促他们尽快赶来。

  【晚7时24分,医院停车场】

  罗妈妈一下车,照片配音,就抓住了罗叔叔的胳膊,连连发问:“飞飞(罗淇友小名)怎么样?怎么样了……”一连问了五六声,却得不到罗叔叔的回答,罗妈妈的脸色骤变,失声痛哭,一下瘫倒在地上。

  罗爸爸沉默地站在车尾,没有哭、没有闹,五六分钟后,在妻子不能止歇的哭喊声中,他忽然蹲在了地上,把头深深地埋进了双臂中……夫妻俩随后抱头痛哭。

  【晚7时43分,急诊室外】

  半个小时痛彻心扉的恸哭,让罗妈妈渐渐失去了支撑住自己的力气。当办好手续可以去太平间见女儿时,她必须要人架着才能走。她脸上已经没有泪水了,似乎有些失神,一路嗫嚅着盯着罗爸爸的脸小声问:“飞飞在哪里啊,飞飞在哪里啊……”

  【晚7时54分,医院太平间】

  夫妻俩一路蹒跚着走到了太平间。没有人忍心去看他们揭开裹尸布、看到女儿遗体时的场面。寒冷的夜空里,只传来一个母亲心碎的哭喊。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